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公主圣女,勇者,与魔王欲望与黑暗的诗】(序-2)作者:黑暗游戏规则
【公主圣女,勇者,与魔王欲望与黑暗的诗】(序-2)作者:黑暗游戏规则
公主圣女,勇者,与魔王??欲望与黑暗的诗
 
 字数:10000
 2013/06/01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   首发於春满四合院,作者就是本人,一堆数字不太好听,各位可以叫我「黑 暗游戏规则」。
 
  这是是架空的勇者与魔王、公主的故事,NTR,灵感来源於某个奇怪的动 漫,可以转载。
 *********************************** 
            序章 黑暗者所说出的诗
 
  我们,什么样的一个存在,人的欲望,是悲伤还是喜悦,是白色还是黑色, 在无法探知的世界中,我们的心灵与灵魂是否有着一个不同於以往的存在,像是 诗歌一样。
 
  你说是这样吗?那位……被合上的书本,重複着一个故事。书写故事的人, 重複着欲望,欲望的人,在呼唤着它。
 
  「我已经等待你好久了,冰的舞姬!」疯狂的大叫,话语在无人能够听到的 地方重複着。
 
  伟大的大地,神圣的地方,被称为「源地」的最高大陆,无数浮游大地中的 最上层的地方,因「天之梯所」连接起来的大地,像世界树一样生长而成。而就 在这个由无数浮游大陆连接而成的云之楼层的下层大陆,有着一个乐园一样的国 度——「天壤」,在那里有着一位被人称为「冰之圣女」的公主,不,或许说是 候补圣女才对。
 
  那里的人都知道,公主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不过可少有人知道,公主她并非 是「天壤国度」国王的亲生女儿,准确的来说是王后在上层的某个不知名区域捡 回来的。
 
  十七岁的公主,已经有了名字,从诗歌中诞生而出的名字——「冰伶」。今 天就是冰伶年满十七岁的生日,也是冰伶学习「冰之诗歌」完满的日子。 
  「母后大人,父皇大人。」书房中,留着几乎及地银色长发的少女对着穿着 王室衣服前来的两位打了打招呼,然后又低下了头继续看书。
 
  「真是的,这孩子……你的父皇可是给你准备了礼物哦!」天壤的领导人笑 嘻嘻地说着。
 
  不过,那位面容精緻、给人月光一样清冷的女孩却只是笑了笑,似乎没有对 那礼物放在心上。自十六岁那年偷跑出去,与刚认识的人开始一段奇怪的冒险, 制止某个秘密组织的破坏事件回来后,她便陷入了对「诗歌」的执着中。 
  「这个可是你期待了很久的『钥匙』啊,我的公主……」国王无奈了,只能 直接把一个小盒子放在冰伶的面前。
 
  「难道说是那个?」冰伶把目光从书中移开,用带着惊喜与期待的眼神看着 国王与王后。
 
  「当然,这个可是我花了不少时间才帮你找到的哦!」国王得意地说着,同 时准备迎接那边冰之公主的高兴拥抱,不过在等了良久却看到物去人空的时候, 立刻一下子就崩溃了,「又是这样啊……」歎气的声音。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个宝贝女儿的性格。呵呵!」面对国王的无奈表情, 王后不由得笑了起来。
 
  而我们的公主,冰伶则是把国王送的礼物拿回了房间,并锁上了门,然后从 书桌上拿出一本破旧的黑色书本,锁链封锁着书页的花纹油然於上面。那是一本 藏在那个神秘的魔王——「破」的房间的书,因为好奇,所以在打败那个奇怪的 魔王,不久就带了回来,后来发现这是一本被施加了封印的书。
 
  无法论之邪恶,也无法论之正义,只是好奇里面被封印的会是什么?冰伶奇 怪地捏了捏那个钥匙,由国王花费大量时间找出的钥匙,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的——白色的物件,软绵绵的东西,长条形,摸起来有种湿淋淋的感觉。 
  想了片刻,冰伶还是把那个钥匙放在黑色的书本上。然后,毫无期待的光华 中,书上的锁链花纹慢慢淡去。
 
  突然间,一阵低沉的声音回响在冰伶的脑中:「欲望,人类最深处的地方, 隐藏不见但可见,假装不知但可知;情感,人类最深处的东西,不可见但可知, 不可知但可见,打开我的人类,问,汝为何名?」
 
  像是被声音催眠了一样,冰伶无意识地说出了自已的名字——冰伶。
 
  「那好,冰伶,今吾为汝主,吾为『欲望』,『欲望之极的永锻诗歌』,从 深处呼唤我的人,现给予你——最黑暗的光明吧!吾之舞姬,冰欲的公主。」 
  说着令冰伶不懂与恐惧的话语,黑色书本化成一道粉色光华融入到冰伶的身 体,然后无数道不属於她自身的讯息涌进她的大脑,粉红色的光泽包裹住全身。 「蜕变吧!吾之舞姬!」陷入深沉睡眠中的少女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在粉色的诗歌中,一道古老的契约完成了。
 
  月下,夜间,熟睡的公主发出了急促喘气的娇吟声。红着脸醒过来的公主发 现自已已经变得一丝不挂,左手在不自觉地抚摸着已经发育得很好的饱满乳房, 右手则是伸进那片没有一丝黑色的粉色地域,弯曲伸展着。
 
  「为什……么会……这样?」断续的娇媚声音伴随着轻微的呻吟声响起,代 表着禁止欲望的一环,冰之圣女正在做着下流的事情。
 
  「忘记我了吗?吾之舞姬,冰欲的圣女公主。」低沉的笑声在冰伶的脑中回 响着。
 
  「你是……那本……书?嗯……为……唔……什么?」娇媚的问话声说出的 地方,从那张带着靡丽表情的脸上,公主黑色的眼瞳涂上了一层粉红的艳丽。 
  「因为欲望看上了你,我们需要美味的宿主,我们喜欢崩坏的事物,把美丽 而纯洁的东西黑化,真是很令人刺激的东西,你不觉得吗?」
 
  「我……不会……啊……嗯……服从的……啊……」少女公主摇着头,噘着 嘴唇,用娇美的声音断续地说着,同时手中的动作却加大了。
 
  「啊!」突然,一声媚酥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雪白的肌肤上,汗珠沾染的 地方,透出粉色的光泽,葱白的手指用力拉扯着粉红而凸起的小巧乳头,修长雪 白的大腿向前抬起弯曲着,秀气的脚裸颤抖着,而透明的液体从粉嫩细缝中喷洒 而出——冰伶在不自觉中进行了少女肉体上的第一次高潮。
 
  同时,「游戏要开始了,准备好了吗?吾之舞姬。」邪淫的笑声回响在少女 的大脑中。
 
  新的一天,断续的故事。
 
  冰伶起来了,她站在镜前,精緻的脸蛋上不知为何带上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绯 红。她赤裸着身体,不知道为何仔细察看着自已的身体。一具美丽雪白而纤细修 长的肉体,原本就很好的身材,此刻更是带上了一丝勾引动人妩媚。
 
  『好奇怪的感觉……』圣洁身体的变化让冰伶感觉到很奇怪,不过还有一丝 喜悦。『昨晚好像……』她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了,包括那本欲望之书的事 情,所以疑惑地斜了斜脑袋后,便走到衣柜前拣选起衣物来了。
 
  公主的衣柜里基本有着各种衣物,从公主裙到哥德萝莉装,从白色袜子到黑 色裤袜,一应俱存。就在她考虑穿什么的时候,手已经拿出了一件十六岁那年出 去时穿的冰色与黑色配套成的制色衣裙——咏唱冰的圣女礼装。冰白色中带有黑 色蕾丝边的上衣,微薄的布料可以完美地展示出饱满的乳房,黑色的短裙只到膝 上两公分,修长雪白的大腿展露无遗。
 
  『是这件吗?』她穿上了那件衣裙的时候,却觉得很不舒服,与当时穿的舒 适感完全不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胸罩、内裤都令她很不舒服。
 
  「是因为穿上内衣的关系吗?」少女疑惑地脱了下来,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 出现在她的身体中。「不行,还要再短、再露一些,不要穿胸罩,内裤挑一个最 少布料的。」大脑中突然出现的声音像是自已的意识,命令一样的话语使得冰伶 心生无力的抵触感,她的身体已经忠实执行了声音的命令。
 
  「系。」用剪刀在腰的两边剪出了两个大圆圈,几乎开到乳房,同时,用手 撕开了黑色短裙下的一折,基本上穿上只能遮盖住内裤了。
 
  冰伶不知道为何把衣物改成这样,她只知道身体渴望这样的衣物,所以她就 用下流的方法直接改成了这样带着诱惑的衣服,并穿了上去。
 
  「果然……很奇怪啊!」带着绯红的脸蛋摆弄着自已身上的那件「咏唱冰的 圣女礼装」,原本应该很圣洁的衣服,此刻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下流感。 
  纤细的腰肢毫无保留地从大口中裸露在外面,从下往上看的话,看到乳房应 该都可以,而过薄的衣料一直开到臀部,使得因为整个雪白的后背都露了出来, 没有穿胸罩的关系,冰白色的微薄衣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两粒凸起的乳头。 
  而黑色短裙中更是只穿了布料最少的黑色丁字裤,修长雪白的大腿暴露在了 空气中,只能盖住内裤的短裙,只要坐下或者蹲下都会展示出内部只有一丝布条 遮住粉色细缝的事实。
 
  『好……好舒服,但又奇怪的感觉。』穿上这身衣服后的冰伶,觉得自已的 身体变得异样起来,大腿、乳房、私处,或者说是全身上下每片肌肤,都彷彿带 上了一丝隐若的酥麻,少女微微扭动着身体,轻轻呼了一口气:「真是敏感的身 体啊!」
 
  「要……走了。」冰伶这样说着,然后从宫殿中的密道偷偷走出。今天,是 她重新去找寻世界的日子。
 

           第一章 尹若世界的永唱歌声
 
  神封是一名勇者,年轻的勇者,在一年之前,他集合了当时才华横溢的四人 组成「女神」冒险旅团,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奇异冒险之后,终於对上了人类的宿 敌——魔王。
 
  在结局之际,魔王如同大多数的反派一样,大喊着「我是不会死的,你们等 着,我一定会回来的」如此这般的话,神勇的勇者毫不客气地杀死了魔王,「女 神」旅团拯救了世界。於是,他们成为了传说,成为了游吟诗人咏唱的对象。 
  不过,在这样光明的路上,「女神「的众人并不知道,魔王其实还没有死。 传奇魔法师,打败魔王的「女神」旅团的五位之一,称之为「灵魂终结者」的年 轻但强大存在,此刻正在实验室中研究着魔王遗留下的一个物品——黑色的多面 菱形水晶。
 
  作为魔导领域的天才,五人都很放心地把魔王死后留下之物交给他研究。不 过,研究了一年仍然没有任何进展的时候,在突然的一次间竟然发出了异彩,就 像与什么发生了共鸣。
 
  年轻的魔法师惊异地看着黑色水晶的变化,因为界的关系,魔法师并没有过 多的担心,但正是这点自信,让他的命运,不,乃至世界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 
  「太好了,原来这是一块能够永动产生能量的晶石啊!」魔法师惊歎着,不 过,还没有等他说完,那颗黑色的晶石便从界中飞出,进入到他的身体。 
  「怎么……不!」他吃惊地捂住头,正准备使用出灵魂魔法,却没有想到一 股不属於他的思想突然出现并佔领了他的身体的控制权。
 
  「不要!滚……滚出我的身体!」他痛苦地大叫着,不过这些都毫无作用, 因为黑色,黑色已经逐渐吞噬了他的所有,记忆、情感,以及灵魂。
 
  随着一道黑色光华的融合,他脸上的痛苦表情逐渐消失了,随之出现时的一 丝邪魅、邪恶而癡狂的笑容。
 
  「我……魔王,再次回来了,哈哈哈哈哈……神封,对於你给我的痛苦,我 一定会高兴地还给你的,以我『灵授』之名。」
 
  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他看了一眼镜子,那佔据了的人类肉身的脸上, 原本魔法师的湛蓝眼瞳,变成了诡异的红色。
 
  魔欲之眼,属於欲望之魔的眼睛,能够探知他人的内心想法,对异性有独特 的吸引力,可以在他人无法察觉的情况,在一定情况下改变他人肉体的动作,在 魔化状态中,可以进行催眠,控制他人的情感、记忆,乃至灵魂。
 
  「原来,这个也觉醒了吗?不愧是灵魂魔导学的天才,居然使得我原来的魅 惑之眼进化了,这样的话……」灵授之魔的脸上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一年一次的大聚会,是当初打败魔王后,五人一起说的。所以,今天,便是 分别良久后的五人相聚的日子。
 
  「好久不见了呢,各位……」在中心之都的东街一家着名餐厅——「瑟轻」 中,传说中的「女神」旅团正在举起玻璃杯进行着久别重逢的庆祝。
 
  「神封,怎么不见我们的公主大人?」此时,神降会的牧师归零发现了有人 还没有到来。
 
  「对啊,听说你们都已经订下婚约了,是不是害怕被抢了,不敢把冰伶公主 给带来啊?」孤独的骑士天依,瞇着眼睛,说着笑。
 
  「说什么呢?要是我可以约束她的行动,当时那丫头就不用被抓去,累得我 们的诛杀魔王计划耽误了。」神封苦笑着。
 
  「不要这样说啊,诗歌咏唱者的冰伶公主可是诗音教会的候补圣女,而且, 在王立公国中,更是被好事者称为『星辰少女之首』,能够获取得这样的女孩的 芳心,神封,你真是不简单!」灵魂魔法师,灵授,嬉笑着说。
 
  「对了,不知道公主大人的味道好不好呢?」像是想起了什么,灵授突然问 道,话音刚落,神封的脸立刻红了起来:「灵授,说什么……」
 
  「没错,作为我们团队的唯一女性,美丽公主大人的味道到底怎么样?」除 神封外,其余的三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我说,你们……这一群不检点的傢伙,其他人就说了,归零,你可是光明 的使徒啊!」神封不由得歎了一口气,大概,他也很无语,这样的傢伙居然可以 打败魔王。
 
  「所谓的光明,是要正视端正自身的欲望!」
 
  「好吧,你赢了。」
 
  正在四人说笑着的瞬间,一声悦耳的问候声突然传来:「对不起呢,我来迟 了……」
 
  伴随着银铃声音而出的,是一位穿着普通旅行者衣服的美丽少女。银色的长 发低垂到了地面,如同黑暗中的星辰,漆黑的眼瞳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雾气, 那普通的装扮丝毫不能掩盖其自身的美好身材。这就是「女神」旅团中的唯一女 性——美丽的公主大人冰伶。
 
  看到冰伶出现的瞬间,灵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好久…… 不见……」很自然地坐在神封旁边的冰伶,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众人发现,今天的冰伶似乎变得比过去的一年前要妩媚了点,『十七岁少女 的成长么?』归零等人想着。
 
  「对了,冰伶公主,和勇者神封的幸福生活怎么样?听说,你从家中逃出来 后就去找神封了哦~~」归零很特意地强调了某个字。
 
  「只是最近才到他家而已,不过,是因为没钱的关系,而且他家可是比想像 中的要奇怪呢!」
 
  「这样说,你的未婚夫的家真的好吗?」神封歎了一口气,众人再次大笑。 
  然后,在一阵畅饮中,聚会结束了。不过,除了天依有事情要去做,不得不 离开这个城市,其余都决定在这个城市玩几天。晚上,归零去这个城市的教会休 息了,所以剩下的灵授只好跟着神封和冰伶到勇者之家休息。
 
  夜晚,月光正浓。
 
  灵授睁开了眼睛,此刻他是睡在一楼的客房中,和某个在隔壁睡着的勇者一 样,他不由得邪魅一笑。目标,就在二楼的主人房中。大概是想不到已经订有婚 约的两人却是分开睡,勇者在某种意义上真是可怜。
 
  好了,报复勇者的行动要开始了。不过,勇者不是直接作用的主体,魔王的 报复,是要让人永恒痛苦的!可爱而又美丽的冰伶公主……便是灵授之魔想到的 对勇者的最后报复方法。
 
  走到二楼的主人房前,灵授小心无声地打开了房门,同时,他佈下了探查魔 法阵,清楚地显示出神封和冰伶正在深度睡眠中。看着在床上熟睡的人儿,即使 是经常抢各国美女的魔王,也不由得心跳加速。薄被轻盖下,是一个玲珑剔透的 少女躯体,淡静的脸蛋,在窗外照进的月光下,显得异常的娇艳。
 
  「真是……那么,开始吧!」灵授在平复了心情后,拿出一个粉色的水晶戒 指,在再次确定睡着了的情况下,很快就被套上了葱白纤细的手指中。大概是某 种仪式的确立,冰伶的身上出现了一股淡淡的粉红色彩,一个「奴」的符文浮现 在粉色的戒指上,与之对应的,是浮现在灵授身上的「主」符文。
 
  就在灵授认为仪式成功,正想得意地笑的时候,一本黑色的书本突然出现在 冰伶的躯体上空,并散发出异彩。
 
  「欲望之书!」
 
  居然是欲望之书,没有想到欲望之魔的神魔之本居然会选择附身在「候补圣 女」的身上。
 
  灵授的眼瞳变成了红色:「欲望之书,过来吧!」黑色的书本翻开书页,却 未听从灵授的话语,只是从中脱出一页飞到灵授的手上——肉体契约书。然后, 再从中分出一个比本体要小的书本——欲望之书副本。
 
  初始调教启动。
 
  「原来,你还想要进一步解除封印吗?放心,我回满足你们的,冰伶公主大 人。」灵授在心中狂笑了起来。
 
  熟睡中的人微微皱起了眉头,同时,发出一声不连续的娇喘。她还不知道, 在今晚,她的命运将会发生改变。
 
  勇者,你就看着你的美丽可爱的未婚妻,候补圣女公主是怎么样堕落的吧! 
  冰伶做着一个梦。她彷彿置身在一个靡靡粉色的世界,粉色的空气,粉色的 天空,粉色的泥土,正常的色彩似乎被情欲的粉色所夺去。突然间,一股低沉而 充满磁性的声音彷彿从灵魂中响起。就像必须要听从的声音,就像自已内心的想 法,如同灵魂深处的烙印,永远无法摆脱的东西。
 
  「冰伶……你是奴……」
 
  「奴?」少女无法理解。
 
  「冰伶,你的身体不再只属於自已了,你的身体成为别人的物体,你的身体 成为了别人的奴隶。」磁性的声音继续说着,同时,一道烙印一样的「奴」字刻 在了冰伶冰洁的胸前,就像刻在心脏、灵魂处,激荡、快感,突然激荡着,很直 接地就达到了一个高潮。
 
  高潮之后,却是比高潮前更难受的空虚。空虚的感觉溢满了少女的全身,酥 麻的感觉像病毒侵袭着所有的感官,嘴巴、乳房、阴部、臀部、大腿、脚裸,一 切可以感受的东西全部不见了,只有空虚与酥麻还存在。
 
  大概是要冰伶觉得这两种感觉才是她的正常感觉,「你是奴,绝对的奴隶, 你的身体会记住别人的话语,然后执行。你是奴隶,只为他人而存在的奴隶。」 磁性的男声还在说着,只是,少女已经陷入无法满足的空虚之中。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vampire518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