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秘密仰慕者的监视
秘密仰慕者的监视

             秘密仰慕者的监视
 
  身为一位生活规律、家教良好的好男孩,汤玛士吃完饭后,总是将碗盘中的 食余清掉后,放进洗碗机,然后才将衣扣解开;他已经养成了这种一成不变的日 常生活习惯,通常晚上7点回到家,9点吃晚餐,10点上床,有条有理的,让 他的生活很简洁、有秩序,不会欠缺任何的东西。当是上床后还有另一个课表: 汤玛士是一位健康的男士,身心机能健全,就像其它的年轻人一样对性很感兴趣; 
  但是他没有时间去追女人,他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因此他使用自慰的方式来 处理性欲的问题。
 
  他的床边柜是一座雕刻精美的古典精品,里面有一个暗柜,汤玛士喜欢将私 人的物品放在隐秘的地方,倒不是为了防盗贼,主要是怕被别人看到而不好意思。 
  现在他躺在床上,转到床边伸手找暗柜开关,打开来之后,一面检视一面用 手指翻捡那些印刷精美的杂志。
 
  他找到一本蛮喜欢的—全书几乎都是全幅的裸体美女图,然后身体躺下来, 塞了一个枕头在头的后面,右手拿着杂志,左手几乎就自动的开始扫弄着生殖器, 然后温柔的握住分身。他瞪着金发碧眼的美女图片,目光从美丽的脸蛋渐渐转向 丰满的乳房,上面各罩着尖挺的粉红色乳头,沿着腹部的曲线下来……。 
  他的手增加了套弄的强度,阴茎在手指间脉动不已,迫不及待的伸手翻到下 一页,一位女郎坐在皮椅上,一只脚跷在另一只脚上,湿润的蜜穴被大腿及小腿 框起来,身上除了假装的有趣表情外空无一物。
 
  幻想在他脑海中萌芽,这时电话声切进来了。「啊,干!」他说,试图不管 恼人的铃声,继续处理他的勃起,电话铃声暂停一下又响起来了,他将杂志甩到 一边,一手固执的握住阳具不放,转身向放置电话的一角,拿起话筒:「喂——」 
  开始的时候只听到呼吸的声音,接着出现「哈啰,」一阵温柔低沉的女声说: 「我一直在观察你,你这个调皮的小子。」
 
  「啊—妳这是什么意思?」汤玛士给吓呆了。
 
  「真的,看看你,你还握着它不放。」
 
  恍然大悟之下,汤玛士赶紧翻过身去,伏在床上。
 
  「你不用把它藏起来,」神秘的声音呢喃的说:「我已经看过它好多次了, 你难道从来不拉上窗帘的吗?」
 
  汤玛士狂野的扫视着卧房窗户,窗帘被夏日熏风微微带起。「妳到底是谁?」 
  他鼓起底气嘶吼。
 
  突然爆出一阵笑声,「我是你的秘密仰慕者,你有着健美的臀部,就在那里 耸来耸去。」
 
  汤玛士的脸开始燥热,他开始设定免持听筒,这时女郎问了:「想要将窗帘 拉上?想要亡羊补牢?」
 
  「听着,」他说:「妳不可以就这样——」
 
  「但是我能,我做了,而且还会继续,你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已经一次 又一次的看你好多遍,汤米—不介意我叫你的小名汤米吧,你可以现在拉上窗帘, 但是不会改变发生过的事,我看过你的次数超过你可以想象的,套弄那优质、肥 美的鸡巴,而且夜夜春宵,真是尽忠职守。
 
  汤玛士被吓呆了,他真希望能找个地洞钻进去:「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终于挤出了一句。
 
  「门房的信箱上,而你的名字在印在电话号码簿上,没有什么好神秘的。」 
  「妳想要我做什么?」那会是什么呢?他想,勒索钱?她是不是拍了我的裸 照?甚至很有可能正有一支长镜头对准着自己?
 
  一阵沉默后,她终于说话了,带着低沉磁性的语音:「好吧,汤米,到目前 为止,你表演得很不错,你是块有待开发的璞玉,只要稍微指导一番,可以做得 更好。」
 
  「喂,我现在要挂电话了。」
 
  「不,你不会那么做,你不会在那可怜的、僵硬的东西,还卡在你腿间的时 候挂电话,有我在这里和你谈天,你不会想要回到你的杂志堆里,看,你脸红了!」
 
  汤玛士因为羞愧而发抖,笑声从话机中传出,「你为什么身体缩成那样?噢, 真可爱,你在用床磨弄自己的身体。」这是事实。
 
  「转过身。」她的声调突然转成命令语气,汤玛士想也不想的就服从了,他 勃起的阴茎抖动着指向天空,「这样好多了,」她的声音飘了过来,「我们会将 你训练成明星,还别动它!」汤玛士伸往阴茎的手停住了,「要做个好孩子,照 我的话做。」
 
  「我要看到你的蛋蛋上下弹动,」她说:「我也想看到你的屁眼,给我像狗 狗一样趴下去,放下听筒,扳开你的屁股。」
 
  脸红得更厉害了,他照做了,一会儿后,他拿起话筒问:「请问,这样可以 吗?」
 
  「这样非常好,汤米。现在,身体躺下来,腿张开,对,用你另一只手捏着 自己的奶头。就这样,就像杂志女郎的动作,你是我的超级模特儿,不是吗,汤 米?抚摸你的大腿,轻轻的触碰一直到你的蛋蛋,感觉很好,对吧?」
 
  「是,噢,是的!我忍不住了……」
 
  「你最好忍住!」她的声音转为冷酷:「你照着我的话做,否则就别玩了, 你可以回去看你的杂志,自己打手枪!」
 
  「我会照着你的说做!」
 
  「你当然会,」她的声音又转为低沉而磁性。「我知道你会照着我说的每一 句话做,你会为我逗弄你的鸡巴,会吧?对,就像那样,好小子,感觉怎么样?」 
  「我很兴奋……」
 
  「我知道你很兴奋。」她笑笑说:「我可以看得出来,我打赌如果我告诉你 套弄你那家伙,你会喷得全身都是。」
 
  「求妳……」
 
  「好吧,抓住你的鸡巴,让我们一齐看你爆浆,既然这是你的初体验,我给 你一分钟的时间,现在开始!」
 
  汤玛士不需要再听到任何指示,他紧抓着命根子开始套动,他想到自己躺在 床上,一个女人看着他,指示他要怎么做,还笑他,不禁脸红得像要滴血,手动 得更是飞快。
 
  「30秒。」她低声的说。
 
  汤玛士在阵阵舒爽自胯下扩散到他的腹部、大腿时,不禁大声呼喊起来,热 精散射在他的腹部、手掌及手臂上。
 
  「很好!对于第一次的新手来说。」
 
  「可不可以告诉我妳是谁?」汤玛士问:「我们能不能……」
 
  「现在不行。」她声调果断的说:「你还想和我聊天,对吗?」
 
  「妳知道我很想。」
 
  「那么就照着我的话做,我要你去装一个免持式话机,这样就可以空出两只 手,而且我要你每天晚上10点准备好接我的电话。
 
  「你明天晚上会打来吗?」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是你最好准备好,确定你开着灯,脱光衣服躺在 床上,小子。如果我发现你背着我跟自己玩,我可会不高兴的,知道吗?」 
  「是的,我知道了。」汤玛士困难的做了一个吞咽动作。
 
  「现在去把自己洗干净,我会看着你!」说完电话就断了。
 
  汤玛士这一夜睡得很熟,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但是床 单上的斑斑痕迹证明不是梦。
 
  这一整天,上班时注意力都无法集中,到了下午5:30他离开办公室,前 往一家电子材料行,详细问清楚那一种型号音质最好,买了一套免持式电话麦克 风及扩音器,带回家安装好,到了10:00点整,他全身脱光躺在床上等待, 完全依照神秘女郎的指示。
 
  到了10:20电话才响起来,他挣扎着按下按钮「哈啰?」有点不确定的 说。
 
  「哈啰,汤米。」传来的声音说,「我很高兴的和你在一起,我已经观察你 半个小时了,你连碰都没有碰自己一次,虽然你已经很硬了。」
 
  她的声音从扩音器传出来非常清晰,连细微的语气都能表现出来,这个晚上, 她指示他套弄自己,直到颤抖着到达爆发边缘,然后她叫他停住,一次又一次的 重复这个过程,最后他发出挫折的狂吼。
 
  「或许我应该就此打住说晚安了。」她最后说出这一句话。
 
  「妳不能这样!」他脱口而出。
 
  「噢,我不能?你最好相信我可以!」断讯后的哔哔声取代了她的声音,他 盯着电话,然后愤怒的跳下床来到窗户前,他将脸贴在玻璃上,看着庭院对面, 墙上有好几排窗户,没有一户亮着灯,也没有看到任何动静,电话铃又响了。 
  他冲回床上打开扩音器,「你想要泄精吗?」她直截了当的问:「那么走到 窗户边,打开窗户,站在前方然后搓弄自己。」
 
  连自己都不相信会这么做,汤玛士打开了窗户,双脚大开的站在窗台上,自 渎着阳具,直到她冷静的下达指示,射出一股热精穿越过虚空,跌落在几层楼下 方的鹅卵石堆。
 
  她吃吃的笑着:「这真是太珍贵了,晚安。」
 
  接连两个晚上她都没打电话来,纵使汤玛士非常听话的,十点整脱光衣服的 躺在床上等,直到第三个晚上,等待结束了。
 
  「汤米」她兴致盎然的声音在问:「你想念我吗?」
 
  「是的,我非常的想念妳。」
 
  「你完全没有打手枪,对吧。」
 
  「没有。」
 
  「好吧,你现在一定是非常的,呃,紧张,但是告诉我,除了被你自己玩以 外,你的鸡巴还做过什么?」
 
  「妳是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和女人做过啊,汤米?」
 
  「当然做过!我可不是处男。」她以沉默应答。「我真的不是。」他坚持的 说。
 
  「好吧,我从密苏里来的,汤米,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那表示你必须做 给我看。」她笑着说。
 
  汤玛士目光呆滞的盯着电话机,「我不清楚妳话中的意思,」他说:「妳说 做给你看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待会儿你的门铃响的时候,就去开门,维持现在的样子。」 
  「我……我……」在他能回答之前,她挂断了。几分钟之后—对于汤玛士而 言像是隔了几小时一样—门铃很坚持的响了,心里又爱又怕被伤害,他走到门口, 打开一条缝,一双褐色的大眼睛偷看进来。
 
  「哇!」
 
  汤玛士吓了一跳。
 
  「我可以进来吗?」这位肤色健美的褐发俏妞问。
 
  汤玛士招手要她进门,另一手则挡住令人尴尬的分身。
 
  「请进。」
 
  「我的名字是玛莉莎。」她走进来,关上身后的门,戏谑的对他上下打量。 
  「你是汤米,这当然是,你看起来……比较大,特别是近看的时候。」她注 视的焦点,让人毫不置疑的了解她在说什么。汤玛士在她的逼视下,脸红心跳的 吞咽了一下,感觉到她的目光似乎在他身上的每一寸上漫游。「带我到你的床那 里。」
 
  终于她说。
 
  他笨拙的带着她到卧房,从肩膀边往一旁偷看,她有个心形的脸,苗条的曲 线有着小而上挺的乳房,在白色的罩衫下舞动,她没穿胸罩,透过衣料,明显的 可以看出她硬起的乳头,她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裙,没穿丝袜,脚踏着平底鞋。她 微笑的看着汤玛士,当他偷看她时,她正盯着他的屁股及阳具大吃冰淇淋。 
  走进卧房后,再次转身面向她。「真的是妳吗?」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如假包换,汤米。」她回答,那令人熟悉的声音,立即造成了令人熟悉的 效应,当他的阴茎又抖动起来时,她贼贼的笑了:「我认为该是两个人见面的时 候了。」她坐在床上,脱掉鞋子,然后说:「过来,替我脱衣服。」他连忙遵命, 急着要看她的身体,终于可以看到整个女体了。
 
  「我不敢相信这件事发生了。」他喃喃自语,一面将她的罩衫拉起。
 
  她倾身向前,扭动坚挺的乳房,研磨着他的胸膛,「你不需要相信,」她说: 「只要接受就好了。」她的手指突然的握住了他的阴茎:「当我第一次看到它时, 我就想要得到它。只要我想要的,就一定能得到。」
 
  她站了起来,仍然抓住他的命根子:「不要害羞,汤米,看着我,喜不喜欢 你所看到的?」
 
  「非常喜欢,妳真是美丽。」
 
  「你喜欢这个么?」她另一只空着的手开始温柔的抚摸自己的乳房。
 
  握在她手中阴茎的强力脉动,早已提供了明确的答案,无论如何,他还是努 力的点头,任何言语上的回答,都被梗在喉中。
 
  「证明给我看,亲吻它们!」
 
  他握住了一只玲珑的乳房,将乳头转向自己,弯身下去,用嘴唇温柔的抚弄 那娇美的蓓蕾,她背部弓起,发出了叹息。她也开始用手挤捏他的阳具,快速的 套动阴茎,同时逗弄着阴囊,他发出了低吼。
 
  「这样很好,」她喘着气说:「现在脱掉我的裙子,快点,别浪费时间,就 这样一拉下去就好了。」当他将布料拉下她的臀部时,发现他直接面对了一团棕 色的绒毛卷,环绕着她的蜜穴,花唇上一滴湿润反射着闪光。
 
  她坐在床的边缘,张开诱人的双腿:「看过像这样的妙物吗?我是说除了杂 志以外?」她看着他涨红的脸,轻笑一声说:「先好好看一眼!我要你用目光学 习,接着再用触觉及味觉,吻它。」
 
  他跳向前去,跪了下来,饥渴的狂吻她的阴户,她轻拍他的头,发出愉快的 哼声,鼓励他用脸研磨、用舌吮舐。
 
  汤玛士无法控制自己,他将手伸向两腿之间,开始挤捏自己发硬的肉柱,在 玛莉莎的阴户间发出呻吟。
 
  她立刻发觉了变异,喊叫着「停止!」,然后躺到后方,用一只纤纤玉足将 他推开。
 
  他抬头祈求的看着她,玛莉莎将脚顶在他的胸口不让他近身,「你太急了, 除了自己的鸡巴,什么也不想,就是这样,对吧?」他只能点头承认。「想要成 为一个好情人,你必须要考虑我,你想成为好情人,对吧?」他又点点头。 
  「躺在我的脚下,再自爆一次,或许可以让你注意力集中。」她让他平躺在 床脚边的地板上,将脚轻轻的贴在他胸前,而他则疯狂的套弄自己,她吃吃的笑 着用脚趾挤捏一颗乳头,合并起来的舒爽感觉,将他送入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爆 发。
 
  「现在我们就不必赶时间了。」她悄声低语,将他扶起来,「我们要慢慢的 来,正确的做。」在她的指导之下,他再次将脸埋入她的腿间,很快的就激发出 愉悦的呼喊,她要他抚过全身,他将舌头滑过了她每一吋健美的肌肤,她看着他 那再度挺起的阴茎,推测的说「我想你预备要上女人了?」
 
  「我是希望如此。」他低声说。
 
  「我们就会知道的。」她触摸着他,然后弯下去将他阳具的龟头含入口中, 他感受她火热的香唇及湿润运转的芳舌,身体一阵冷颤,在她技巧纯熟的操作下, 他的阴茎弹回到全盛状况,玛莉莎用舌头给他的阳具最后一舔后,放开他喘口气 说:「这样就刚好了。」
 
  她将他推倒,跨坐在他身上,将他的阴茎导引至温暖而湿润的乐园,当她潮 湿的蜜穴慢慢的套上他坚硬的肉柱,两个人都发出了愉悦的哼声。
 
  她骑在他身上,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他则用手握住她晃动的双乳,轻柔的挤 捏、拨动她的坚实的乳头,增进了彼此的激情。最后她开始弓背挺动,头向后甩。 
  「噢、我要高潮了……」她喘息着:「跟我一起来……」
 
  他不需要任何的鼓励,其实也已经忍了很久了,当她的阴道一波波的紧收、 狂吸他充血的肉柱时,他失去了控制。他们两人愉悦的呼喊形成了激情双重奏, 她瘫在他身上,并紧紧的抱着。
 
  她滚下身,将头枕在他的胸前,玩着他的乳头,「这真是一个好的开始,」 
  戏谑的说:「我想你真的可以从我这里受益良多。」
 
  汤玛士想要说几句,表达自己的感想,但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准备开口时, 电话铃响了。他喃喃的发着牢骚:「不知道是谁。」从玛莉莎的拥抱出滑出来, 按下按键:「哈啰?」
 
  微弱的杂音中,混合着低沉的长叹,一个女性化、甜糯的,带有南方口音的 声音传来:「我一直在看着你们两个……」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吾夜 金币 +10感谢来文